1分28-首页

                                                      来源:1分28-首页
                                                      发稿时间:2020-06-02 12:04:39

                                                      吉林市流调逾万人追踪到密接者上千,累计核酸检测八万多人

                                                      案件将于明日在西安市雁塔区法院一审开庭审理。

                                                      西安奔驰女车主薛女士,此前因多次维权无果坐在车引擎盖上哭诉,一度成为话题人物。事发后,民办学校西安高速铁道技工学校邀请薛女士以直播形式帮助招生宣传,双方于2019年6月签订合作协议。

                                                      新京报讯 一度引发关注的西安奔驰女车主,因为一起涉代言案件再度走入舆论视野。19日,新京报记者获悉,西安高速铁道技工学校与女车主薛女士的合约纠纷,将于5月20日在西安雁塔区法院一审开庭审理。

                                                      学校委托人陈天哲在此前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协议签署后,薛女士未履行合约。“她说工作量太大,从来没有直播过”。校方认为,薛女士的行为导致学校错过招生旺季,“损失很大”。

                                                      2019年8月27日,西安高速铁道学校将薛女士诉至法庭,索赔364万余元。

                                                      对此,薛女士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履约并非难事,未履约的原因是,在签署合作协议后,自己了解到涉事学校“发不了学历证书”,之后要求校方拿出相关资质,但校方一直以“在办”推脱,故其没有为其进行宣传。

                                                      在病毒的反应和症状方面,黑龙江、吉林与湖北病例有何不同?

                                                      5月19日,陈天哲告诉记者,在双方开庭前的调解阶段,薛女士提出要反诉陈天哲代表的西安高速铁道技工学校。

                                                      第一,从基因的测序来讲,吉林和黑龙江的病例多数是输入相关病例,跟输入病例的病毒完全一致,跟湖北本土病例的病毒不太一样。